对重庆市烟草公司奉节太和烟草站周礼平的举报 烟农合作社财经

/ dytz / 2019-04-19 20:58

本文原标题:对重庆市烟草公司奉节太和烟草站周礼平的举报

本网今日讯   重庆烟草公司奉节县太和烟叶站周礼平,人称“周老黑”,实为隐藏在烟草经济链上欺行霸市、利用行业垄断经营和国家烟草专卖法压迫烟农为“烟奴”的“周扒皮”,是压在奉节烟农身上难以翻身的大山!

  一,强迫全县2000余户烟农“自愿”缴纳每户500元,共计150余万组建烟草合作社,合作社被包装成全国先进合社,实为披着“红衣”,实沦为个人洗钱、侵吞行业和地方政府补贴欺压百姓的平台工具:

  1合作社向行业申买近亿元农机具,号称打造渝东北农机推广中心,合作社没有农机管理台帐,技术员假报数量,以次充好,大量私卖农机,造成国有资产巨额流失,烟农遍地牛耕田。

  2签订虚假烟叶种植合同,一方面满额申请行业和地方政府各种补贴造成一株烟叶不种,大额补贴装进个人腰包,合作社做虚假资料应对巡视组。另一方面深夜以巡查烟叶走私为名,大肆湖北边境低价收购劣质烟叶高价用虚假合同收购烟叶,合法走私倒卖,赚取巨额烟款,又骗取各种补贴。

  3强迫烟农与烟草公司、合作社及农村商业银行签订扣款协议,强行配送烟草职工个人以市烟草公司名义“推广”的农药及有机肥,价款由合作社强行通过后台在烟叶收购款中从烟农不能完全自己撑控的帐户扣出。烟农家常常推放着几年前的无效农药。有机肥是周老黑代理人采购药渣和牛粪以合作社名义生产的“三无”有机肥,无肥料生产许可证,无产品检验合格证,更无环保许可,占用基本农田无土地使用许可……什么都没有。配送到田间地头,农户无验收程序,臭气熏天,粪水长流,烟民苦不敢言。各种配送物质执行周老黑定价。各职能部门也以是烟草行业之事推球不管。

  以上种种,烟农不“自愿”配合行事,周扒皮无形之爪,将烟农永久取消种烟资格。烟奴被压榨后还得向周老黑以礼相谢。

  二,周老黑翻手为云,覆手为雨,以合作社为名申办生物质燃料加工厂,实为张明礼和周老黑代理人冉许和私人办厂。以政府补贴为诱饵,强行推广生物质燃烧机,实为推销私人生产的生物质颗粒,控制烟叶生产链关键端。私人厂建在国家租地的烟叶烘烤场内,而以和社员签订o金额流转合同应对巡视组。私人厂在集体烘烤场内浓烟滚滚,赚得盆满钵满后,又以天价强行合作社连夜收购。周老虎变身资本大鳄,空手套白狼,说是市公司整改的要求,巡视组神助功!!!到底是巡视组智商低,还是利益勾结?市公司为何强行指导合作社收购违法的“三无”企业,是为张明礼和周老黑解套,还是市公司领导有干股,或者是新贪陈伦飞吴勤政接盘???私人生物质厂投资不到百万,不经三方评估,喊几个心腹代表,周老黑坐阵强行代表举手表决200万收购,还要合作社完税。合作社的钱实为烟农的股本金,几个心腹能代表全体社员吗?按合作社法,代表要广泛推选,不能指定周老黑集团听话的心腹,数量至少为社员总数百分之十,二千多社员,至少应200多代表才能开社员代表大会。

  三,周老黑原为烟贩子,苦心经营成为烟霸后被烟草公收编,因杀伐有力,被任命为太和烟草站长,被打造成明星站长后,压榨烟农更是杀人不见血,反侦探能力极强,一切恶行找各方代理人办事,很难找到把柄。主要手法是深度介入烟农合作社,以合作项目和政策性投入补贴相威胁,完全剥夺合作社人财物及生产经营活动决策管理权,控制听话无能的代理人任合作社领导,能干的合作社经理靠边站,有异议的职工强迫离辞职。通过先进合作社强大的组织网络平台,血管似地渗透烟草产业链,实现个欺行霸市的目的。d

  四,周老黑,心狠手黑,人称周老黑。合作社职工,男的是周老黑集团的骨干成员,女的都是为其服务的工具,合作社召聘职工,不小心考进进一个男性,很快被辞职,另两个因不顺从周老黑,同期逼迫离职。

  请问合作社到底是重庆烟草公司的子公司,还是奉节烟草公司的小金库,更是周老黑集团的平台工具?扫黑除恶的关键时期,一轮又一轮的中央巡视,周老黑为何总能成为漏网之鱼???烟农利益保护是个灰色地带还是烟毒“ 角”???奉节县马忠典横行乡里乡数年无人问,县外雷神为奉节除大害。周老黑又会等到哪个区县的雷神?奉节烟奴何时翻身作主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