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诗贵日记:新年第一礼家电

/ gzbo / 2019-06-13 16:29

    左笔钱诗贵 2019-01-01   新年第一天,就收到了一个大礼,嫂子夏所珍新作《藕垛》面世了。  手捧新书,先睹为快,文字清新干净,乡土气息浓郁,不失为一本好书。  这几十万字的新书,字字都透着嫂子的心血。  都是写文章的人,嫂子的辛苦我当然体会到。  写文章多难呢?  《现代快报》有位资深报人终于改行了。他现在生活富裕,喝点小酒,清闲快乐。  他说一生最重要的决定,是不再写文章了。  他已到了谈文色变地步了。如果有人逼着他写文章,宁可抛弃千万资产,跳楼自尽。  这位朋友的感叹是有道理的,可见写文章是多么难。  难在天天写,难在写的水平不差,难在达到出书的标准。  连资深报人都退却的写作,嫂子却乐在其中,成功出书,难道不是奇迹吗?  嫂子仅有初中文凭,不代表文化水平低。  她的社会大学读的好。长期学习,日积月累,使其熟练的掌握了写作技巧,所写文章清新畅达,充满了浓郁乡土气息,令人读来耳目一新。  我每年都要来兴化小住,嫂子总是热情欢迎,盛情款待。  文如其人。嫂子的文章和其人一样,真情实感。《遇见爱情》一文,讲叙了其与马桂荣兄的爱情,庆幸“找到了一个认认真真做人,脚踏实地工作、积极向上又十分顾家的老公。找到了一个对双方父母特别孝顺的老公,对兄弟姐妹又特别关照的老公。”  读过此文的亲友,无不认为嫂子写的好。文章朴素无华,娓娓道来,就把三十五年的夫妻生活写活了。  在《第一辑》的3O篇文章里,嫂子写了外公、奶奶、父母、公婆、舅舅,浓浓亲情在笔下流淌,令人读之动容。  嫂子是贤妻良母,她不过用文字记录下了生活的点点滴滴罢了,却让每位读者有身临其境之感。  说实话,用一本书记录生活的书不是没有,但如此贴近生活的好书并不多。  当下的社会浮夸,快餐式文化盛行,很少有人脚踏实地做学问。  但嫂子是认真的,她埋头写作,奉献出了一本教育人的好书。  因为时间关系,我只能匆匆忙忙读了第一辑文章,还有三分之二文章来不及读,发言权不足,不能乱讲。  我当把此书作为珍贵礼物,不仅好好收藏,还要认真学习。  最后,我想把嫂子在作者简介中的一段话推荐给大家,“夏所珍,1965年生,江苏兴化人,兴化市作协会员。一个仅有初中文化,普普通通的农村妇女,一直喜欢把童年趣事、邻里乡情、人生经历用文字记录下来。偶有小方块在报纸和自媒体上发表。今天将它整理成册,是想等到七老八十的时候,就和老头子一起,回到我们乡下的老家一一藕垛,过随遇而安的日子。兴致来了,两个人手挽着手,去寻找那些甜蜜的记忆。静下来,翻看着这些老的记录,在回忆中一起慢慢变老。”(钱诗贵戊戌日记)